全国新增无症状感染者55例 新增境外输入病例35例


美国总统特朗普星期天说,如果这次疫情死亡人数控制在10万人以内,他们的工作就做得不错。这话如果任何中国官员说,一定会被骂死。

美国人的要求很低啊,现在已经每天死400多人,新增一两万感染者,但特朗普的支持率继续往上升。有人认为,美国是有限政府,所以政府没责任。中国是无限责任政府,虽然死人少,感染总数少,但武汉出了用环卫车运送食材,河南某县出了无症状感染者没有第一时间通报,中国政府在道义上就是比美国出了大量感染死亡还应当受到指责。

好吧,批评者永远是最牛的。全世界的道义通常会让批评者拿走一大半。努力奋斗者,力挽狂澜者,他们道德水准的最高指标是能否在尖锐的批评者面前谦逊的说:您批评得很对,我们要加强反思。

因为中国的抗疫就是做得好,我们用两个月时间扭转了局势,全国十几亿人口的超大社会,死亡人数已经低于有的中国省级人口规模的国家。这个事实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具有诠释中国究竟在发生什么的权威。它在以意外、且极其深刻的方式验证中国政府为人民服务这一宗旨的真实性。

面对声讨,泛暴派议员杨雪盈却反复声称,民政处与建制派是在“政治打压”,而对于小册子中的各种问题杨却始终不正面回应。对此,拥有12年香港区议会资历的工联会新界东办事处主任邓家彪指出,民政处对区议会的拨款审批相当严格,凡漏印区议会名字或作个人宣传的活动,一律均不会发还款项,过去曾有先例,完全不涉及杨所说的情况。

因为前方有着很多巨大的、很根本的不确定性,所以老胡才要把这个问题讲出来,对冲互联网上一些试图带节奏把我们搞晕的人。【海外网3月30日综合报道】早前,香港湾仔区议会拨出124万元(港币,约人民币113.4万)助社区抗疫,区议会主席泛暴派议员杨雪盈则企图绕过程序,未经咨询就派发资讯错误的防疫包给市民,多名建制派议员去信香港民政事务总署反映问题,指出该事件再次凸显泛暴派滥权,利用公权力满足其政治目的。

香港建制派议员谢伟俊、黄宏泰及林伟文去信向香港民政事务总署反映事件,29日多名香港政界人士亦公开发声,要求制作防疫包的香港湾仔循道卫理中心应交代事件的来龙去脉,并要求暂停向团体发还约59万元的拨款。香港湾仔民政专员陈天柱已同意这个财政年度内将不会拨款予有关机构。

此前,何俊贤也多次强调病毒无地域之分,无论在何种场合都应使用官方名称“新冠肺炎”,认为用地方名形容疫症有违人道,是在当地人的伤口上洒盐。何俊贤还以埃博拉病毒为例,指出埃博拉河居民一直背负“瘟疫之河”的污名,批评泛暴派容许歧视在社会发生,质疑泛暴派的动机,怒斥其有意抹黑自己的国家。

香港民建联立法会议员何俊贤表示,泛暴派把持区议会后,常常发生滥用区议会平台及资源去搞政治抹黑动作,这次对新冠肺炎的污名化也是其中一种手法,根本没有理会区议会本身的职能、市民福祉等。

什么有限责任政府无限责任政府,少给我扯这些淡。少些感染,少些死人,这是今天所有治理最硬核的指标。谁试图忽悠公众,通过打岔让人们忘记这个绝对的东西,都是别有用心。